首页>古建风采>古村古镇>详情
晋中上安村 遗落的太谷明珠
2017-11-28 10:24:59 来源:古建中国  作者:佚名  责任编辑:王晨晨

  拥有数千年悠久历史的中华民族,在浩瀚广袤的土地上,创造了光辉灿烂,享誉世界的中国文化。而山西是华夏文明最重要的发祥地,在文明传承的历史演进中,留存下了厚重、丰富的文物古迹和民俗遗风,而上安村就是历史发展遗留下的一颗沧海遗珠,在一片灰尘中用力地闪耀着微弱的光亮。

晋中上安村 遗落的太谷明珠

上安村村口广场

  上安村,隶属于山西省晋中市太谷县范村镇。地处太行山八赋岭西,距县城30公里。建村时间不详,据传应在千年之上。在清代之前全村人都姓牛,即使现在,全村400余口人中,牛姓人数依旧占90%以上。鼎盛的清康乾年代,全村千余户人家,人口达5000余人。在晋中市一代,凡牛姓人均由上安村迁出。

  上安村不仅是具有千年历史的古村落,更是一个文化底蕴极其深厚的文明古村落。三步之内,必有芳华。上安村就坐落在山卯之间。整个村子呈南北走向,背靠崖山,面临津水,是一块名副其实的风水宝地。

  上安村地处典型的丘陵地带,古时交通不便,就是在今天,也只有一条3米宽的水泥路。但就是在这样一个山村,上安村的祖先、前辈却创造了数百年的辉煌。古时的上安村,就像是一座戒备森严的古堡,村南有两道门(第一道门有吊桥),村北有三道门,村东有一道们,门门有人看守,大门一关闭,任何人无法进出。

晋中上安村 遗落的太谷明珠

上安村观音庙

  为保村居平安和浇灌耕地,村外还有南北两眼翻井。翻井不同于一般的水井,它是一种用于改变水流走势、防洪的水利设施。当山洪袭来,洪水会跌入井中,再翻出地面以减势,同时改走他方,既不冲击村庄,还减少水土流失,为古代黄土高原上功效神奇罕见的水利工程。

  太谷县是晋商的发源地,而上安村的发迹却不是经商。上安村的祖先十分重视教育,家家有“学校”,人人都读书,他们靠读书,靠勤奋,在历朝历代的科考中屡屡中榜,村里曾出过一个帝王师,2个一品官,4个阁老,还有位列清朝前期“五十功臣”之一的牛天畀提督。就是现在,散落在村内的旧石碑,不是“进士”,就是“知县”、“一品诰命夫人”。老人们讲,明清时代,上安村在外做官的“知州”、“知县”不计其数。

晋中上安村 遗落的太谷明珠

上安村三益楼

  晋商大院都为主人发迹后建起的巨宅,往往是一个村就这么一个院落,而在上安,全村都是豪宅,户户都是楼院。就这么一个弹丸之地的小山村,解放初期仍有百余座楼房,且村内“公用建筑”配套齐全:如“村公所”、“更房”等。这些豪宅既有王府之气势,又有北方民居之特点,极有研究、开发价值。有人称,上安村就是北方的“周庄”。

  上安村人重视文化事业的建设和人的教化,村内曾建有三个戏台,十五座庙宇(佛爷庙、老爷庙、文昌庙、娘娘庙、魁星阁、三关庙、观音庙、吕祖庙等),这些庙宇均为家庙。

  更有甚者,上安村内曾有一个“满洲城”,城内有楼28座,村西北角还建有一座“行宫”。“满洲城”是满人建立清朝后,因上安村人在朝做官,皇亲国戚得知上安村是风水宝地后,在此建的“别墅”。“行宫”则是说上安村牛先年老先生做过乾隆皇帝的老师。“行宫”就是为迎接乾隆皇帝所建。这些是传说,还是历史,有待进一步考察。但从老人们的口口相传中,从那些残垣断壁里,我们完全可以感悟到上安牛氏先人的辉煌与风骨。

晋中上安村 遗落的太谷明珠

关帝庙前的影壁

  在上安,还有这样一种说法:“五台自古出上安。”意思是说上安村有一永宁寺,建于南宋,五台山的和尚是由上安永宁寺派去的。前些年,村民修建日光大棚,推土机推出了一个窑式瓮葬众僧墓。这个墓葬坐北朝南,由俑道、正室、西侧室组成。正室为大窑,长6.5米,宽3米,高205米。正北筑一供桌,上置4瓮,北墙镶一曷,室内地上放有8瓮;西侧室与正室相同,内藏僧瓮13个,内外共计25个。在这墓里面,还出土一碑一喝一木塔。喝为沙石质地,正面中间竖刻有“傅临济雪峰派第十九代沙门上妙下悟字达本和尚觉灵位”,木塔上竖刻着“雪峰派第十八代掌门人”。永宁寺上世纪70年代仍有两名和尚,随着他俩的去世,永宁寺只有遗址,而没有寺庙了。

  上安村牛氏家族的辉煌,为后人留下了许多谜:他们什么时候在上安建村?又是什么时候发迹的?牛氏一门到底出过多少进士、高官?解开这些谜,唯一的办法就是将散落、深埋在村内村外的100多统石碑找回来,一一进行研究,否则别无它法。

晋中上安村 遗落的太谷明珠

磨盘、石磨、石碾

  自驾路线:

  朝太长高速/环城高速方向,靠右行驶130米,朝长治/晋城/邯郸/郑州方向,靠右进入二广高速公路;朝长治/晋城/G55方向,靠左,部分路段收费;从太谷东/S102出口离开靠右,全路段收费;行驶480米,左后方转弯进入范白线,直行进入S102;过左侧的北田受村约220米后,靠左行驶1.2公里,到达终点。

  上安村宛若是遗落在沟壑纵横的黄土高原上的一块砖石或者瓦砾,陈旧却释放着某种无法磨蚀的光泽,抚摸它们古老的纹理,看着那片被时光的风雨啃噬得斑驳陆离的土地,看着那些残缺不全的门楼、匾额、砖雕、石刻、墓碑,以及那些孓然遗立的残垣断壁和高大凝重的墙体,感到这里曾经有过的不平凡。

古建风采
古建档案
分支机构 更多
热门点击